古埃及史与夏朝历史对比揭示真实的夏

  注意这个器皿上的字是用笔书写上去的,其笔画方法已经非常像汉字!古埃及除了圣书体,很早时候就还有手写体!

  颛顼的后裔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昆吾、参胡、彭祖、会人、曹姓、季连。昆吾氏是陆终的长子,其弟季连为楚人的先祖。昆吾做过夏的国王,故楚人称昆吾为“皇伯父”,并以此为骄傲。昆吾氏族及其后裔在夏朝一直很有势力。

  古王国经历6个朝代。在前2300-2200年左右,中东经历大旱。干旱引发的大面积饥荒使古埃及进入了持续近二百年的黑暗时代。这就是古埃及处于分裂状态的第一中间期((2181-2060 BC)。在此之前是古埃及古王国第六王朝(2345 to 2181 BC),直到中王国((2060-1802 BC)

  十三王朝时期王位都不稳定,所以很少有法老能留有金字塔,但Djed(泰) kheperou(康)是其之一。国政被闪米特人操纵。

  喜克索斯人(Hyksos)是古代亚洲西部的一个混合民族,喜克索斯也译希克索。近年的研究越来越清楚地证明喜克索斯人主要属于闪族,而他们很可能是迦南人。他们于前17世纪进入埃及东部并在那里建立了第十五和第十六王朝(约前1674年至前1548年)。他们推翻了埃及虚弱的第十三王朝(首都孟菲斯),统治了中和下埃及一百多年。喜克索斯人将新的战争技术如复合弓、马和马拉的战车引入埃及。他们建立的这两个王朝的实情今天还不是十分清楚,但这两个王朝的统治者是互不相关的。传统的说法一般只把第十五王朝的六位统治者称为喜克索斯人,而第十六王朝的众多王子们是喜克索斯人、其他亚洲闪族人和服从这些新的统治者的当地埃及王子的混合。第十五王朝的统治者的名字我们今天知道。这些名字在埃及的建筑、刻有圣甲虫的宝石和其它小物件以及在曼尼索的埃及历史中留下来了。埃及历史上这一段软弱、外族统治和混乱的时期被称为第二中间期。

  太康失国与后羿代夏:启的晚年,生活日益腐化。他喜欢饮酒、打猎、歌舞,而疏于朝政。启死,其子太康继位,也沉湎于声色酒食之中,政事不修,促使内部矛盾日趋尖锐,外部四夷背叛。东夷族有穷氏首领后羿看到夏王朝内部矛盾重重,借太康外出狩猎数月不归之时,乘机掌握了夏的政权。太康死后,其弟仲康继位,仲康势弱,当了傀儡。仲康死后,其子相继位。后羿把相赶走,自己当了国王,这就是史书上称作“太康失国”和“后羿代夏”的故事。

  法老的荷鲁斯名被确认为太康之后,那么以此为标杆,可以看到《史记》把太康直接说成是启的儿子,相当于丢掉了从启到太康的1300多年的夏历史。毕竟司马迁时代距离黄帝到太康时代也有2000-3000年了,他关于三皇五帝等记载也是根据他寻访有学问的人之后记录的,显然启之后1000多年历史太过复杂,没有书籍光靠口传很难完整记录下来。比如“伊洛竭而夏亡”在《史记》中没有体现。又比如关于楚人的记载中,昆吾氏做过夏国王,但在《史记》关于夏国王谱系中并没有昆吾氏的位置,但如果与西方古埃及史一对比,昆即胡夫,真相立马就水落石出。估计秦始皇烧毁了很多周人来源和历史的书籍,也可能是出于对曾经作为周人奴隶的秦人报复。约前1674年至前1548年喜克索人人统治下埃及长达100多年

  中国古籍又记载,太康失国期间,昆吾氏曾组建勤王之师,以尊夏王室。古籍又载“商汤灭夏”时昆吾氏部族又被打散。昆吾氏最早迁徙到山西安邑一带,还有一说是到川西与三星堆有关,鉴于昆明所在西南,楚人走南路也有可能。推测喜克索人入侵古埃及时,楚人先祖部落奋起反击,但被喜克索人打散后流落到东方,最早进入山西。因此楚人可能是把青铜文明带进东亚的主要传播者之一。

  “商汤灭夏”时,动用了大量的战车,而动用马拉战争正是喜克索人入侵古埃及时的景象,此时马拉战车刚发明不久。显然后人把这些故事都糅合到“商汤灭夏”故事中。

  雅赫摩斯是卡摩斯的弟弟。他继承兄长的事业,将喜克索斯人彻底逐出埃及,使埃及获得复兴。雅赫摩斯在位时对努比亚进行了多次远征,从而恢复了埃及对该地区的传统控制。他的王朝标志着埃及史上新王国第十八时期的开始。

  少康是中国夏朝的第六代天子,其父相被敌对的寒浞派人杀死。少康是遗腹子,凭借个人魅力,得到有仍氏、有虞氏的帮助,广施德政而得到夏后氏遗民的拥护。经过周密的策划,少康通过用间、行刺等手段,以弱胜强,最终战胜寒浞父子,中兴夏朝。约前1540前后维基百科认为前3200年古埃及人已经发明了航海(3200 BC:

  据《史记·越王句践世家》张守节“正义”引贺循《会稽记》:“少康,其少子号曰于越,越国之称始此。”

  《史记·卷四十一·越王句践世家第十一》:越王句践,其先禹之苗裔,而夏后帝少康之庶子也。封于会稽,以奉守禹之祀。面对中东民族(东夷)的入侵,古埃及夏人已经深深体会到亡国的惨痛,此时重新重视良渚地区并封少康儿子于此显然也有多准备一条退路的选择。

  甲骨文里无“夏”字,但商人曾经臣服于大禹,倒是确有其事,甲骨文里也多次出现“禹”字。这就可能与无余越国与商朝接触有关。

  18王朝埃赫那顿一神教宗教改革:埃赫那顿,原名阿蒙霍特普四世,他在位时期最重要的事件即是推行崇拜阿顿(或翻译成阿吞)的“宗教改革”。他废除太阳神Ra以及太阳神阿蒙信仰,以宗教改革为名,强制推行太阳神阿吞的崇拜活动,这是古埃及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埃赫那顿之后,又经历四任法老,被19王朝取代。

  姒孔甲:不降子,扃侄,扃子廑继王位后病死,由他继位。宋人邵雍所著的《皇极经世》称孔甲在位31年,病死。根据百度介绍说法,孔甲在位期间,肆意,是一位胡作非为的残暴昏君。使得各部落首领纷纷叛离,夏朝国势更加衰落,逐渐走向崩溃。所以《国语.周语下》说:“孔甲乱夏,四世而陨。”注意国语这里没有用”夏亡“字眼。

  埃赫那顿统治期间,似乎唯一兴趣就是推行阿吞信仰。于是乎对内政外交几乎全都置之不理。这是有证据的。有关阿蒙霍特普四世统治后期的关键史料来自于被称为阿马尔奈文书的古埃及文献。文件主要是阿蒙霍特普四世王朝的外交通函。这些信笺中包含了真正的无价之宝:来自亚洲地区的大量泥版文件,它们是埃及在亚洲的殖民地或盟友发给法老的。这些文献显示,由于阿蒙霍特普四世对宗教事务的过度关注,埃及在国外的影响力下降,甚至是出现了明显的国力衰退。法老对宗教改革以外的政治活动的漠视无疑引起了由图特摩斯三世建立起来的埃及帝国发生了烦。

  从第十八王朝开始,古埃及的新王国时代维持了近五个世纪的霸权,到第20王朝的拉美西斯十一世为止,这一霸权走向崩溃。埃及到了二十王朝以后,一系列的奴隶起义导致国力衰竭。按照西方人的说法,从第21王朝到第31王朝古埃及历史终结,埃及进入了后帝国时代,这一时期又被划分为第三中间期和后埃及两个阶段。“第三中间期和后埃及”叫法其实也并不准确,它反映的是延续2000多年的古埃及文明在周边势力兴起后遭到外族入侵统治后的崩溃消亡的一个长期过程。

  周穆王姬满,为周王朝第五位帝王,穆王曾于十三年至十七年驾八骏之乘驱驰九万里,西行至“飞鸟之所解羽”的昆仑之丘,观黄帝之宫。又设宴于瑶池,与西王母做歌相和。即穆王西游年代应该在公元前963-公元前959。周穆王这次返乡探亲显然也把”孔甲乱夏,四世而陨“信息带回中原,也许他看到中东乱象,从此着手经营东方重建华夏。

  根据《史记》和《国语》、《竹书纪年》等记载,关于夏亡至少有三次,一是”伊洛竭而夏亡“,二是“商汤灭夏”,三是“孔甲乱夏,四世而陨”,显然这三次夏亡很明显对应古埃及三大事件,一是古王国因为中东大旱而衰亡,而进入第一中间期,二是喜克索人人入侵,古埃及进入第二中间期,三是埃赫那顿宗教改革,导致姬周家族出走,步楚人后尘迁徙到东方。但一个很显然的事实是姬周家族出走的时候古埃及(夏)并没有亡,甚至18王朝还并没有灭亡。

  根据张四维《夏朝的历史和考古困境》一文,按照《史记》等古籍的记载,商朝的开国之君是汤,也叫汤武王,在甲骨文或其他古籍中也被叫做“大乙、天乙、咸、唐、成汤、成唐、烈祖”等等。但在甲骨文里,汤武王根本就不是商朝的开国之君,最多也就是一个“发扬光大”的中兴之君。甲骨文卜辞对汤武王的歌功颂德不少,但就是没提到他曾经打败过“桀”,推翻过“夏”。甲骨文里不仅没有“夏”这个字,也没有“桀”这个字,甚至连可以怀疑的对象都不存在。

  周武王为了给灭商找出合法性理由,可能炮制“商汤灭夏“。《尚书》里有说是周武王讨伐商纣王的宣言:“有夏桀弗克若天,流毒下国,天乃佑命成汤,降黜夏命。” 司马迁可能搞不明白为什么夏亡三次,把对应喜克索人入侵事件的“商汤灭夏”作为夏亡事件,显然某些故事是出于编造,把太康失国期间发生的事件作为“商汤灭夏”的商代夏故事肇由。但商人来源应该与喜克索人关系不大,到是楚人先祖部落很有可能是在喜克索人入侵古埃及时因起兵尊夏攮夷被打散而流落到山西。如果让司马迁去解释“孔甲乱夏,四世而陨”与“商汤灭夏”是什么关系,估计司马老爷子也晕了,至于“伊洛竭而夏亡”,司马老爷子干脆假装不知。但是对比古埃及史,立即就清楚了中国古籍所有关于夏朝的零星记载都是怎么回事!尤其是太康和少康的名字找到了对应古埃及法老的真实名字,真实不虚,又给出了断代标杆,可以回应任何质疑!中国考古学界不可再盲人摸象、掩耳盗铃了!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