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奈半岛发现的5000年前象形文字见证夏朝建立历史

  摘要:西奈半岛发现的5000年前左右象形文字显示尧、禹、娇人名,以及亳都等最古老的类甲骨文名字,揭示夏朝建立前后一段时间的历史。

  在2012年,考古学家在埃及的西奈半岛沙漠一处叫Wadi Ameyra的地方,发现了5200年前到4800年前这一段时间的60个左右的画图和铭文,这被认为是早期埃及法老派出的采矿队留下的岩石雕刻。这些发现报告写于2015年的一本书中。2016年1月19日,生活科学网站(发表了Owen Jarus的新闻文章,介绍了考古学家对这些铭文的一些分析【6,7】。古代起源网站(则使用了标题“5000年前古老象形文字的发现改变了一个皇后、一个法老和一个古城市的故事”【8】。

  5200年前的铭文显示,古埃及前王朝时期法老埃瑞-荷(Iry-Hor)曾派出采矿队到西奈半岛采矿。Iry-Hor的象形文字名是上面一个鹰、下面一个口【2】。这个国王是否真实存在曾经被长期争论,主要原因是一直未发现他的名字与代表国王的塞拉赫(Serekh)符号关联。在图1西奈铭文上,可以看到有两条埃及船,这被认为是发现的最古老风格的古埃及船模型,比在金字塔发现的那些船还要古老。左边大一点船中间有Iry-Hor的名字,在船的右侧,有隼鹰站立在王宫门面上的空白Serekh符号标记,从而证实了Iry-Hor真的是一位国王【5】。

  《跨越三千年的因缘》一书根据国王顺序和小篆字形对比,把前王朝时期法老Iry-Hor对应尧、Ka对应舜【16】。笔者把甲骨文尧字与Iry-Hor法老名字对比,发现都是一个鹰和一个口,因而能准确判断Iry-Hor法老名字就是“尧”【9,10,11,12,13】。埃及古物学家皮特里(Flinders Petrie)曾从未知渠道获得这个法老名字读音为Ro,这个发音与“尧(yo)字发音很接近。这也证实了商博良当时的一个判断,即由于许多元音的遗失,他们对象形符号发音的判断并不是完全准确的。

  在图1埃瑞-荷法老名字的上方还有两个符号,一个是城墙符号,一个是权杖符号,这两个符号组合是孟菲斯最早的名字Aneb-Hetch,也叫“白城”(The White Walls),这也是下埃及的第一个诺姆名字。这表明孟菲斯城在埃瑞-荷统治时期就已存在,孟菲斯城当在埃瑞-荷或在更早前就已建成。后来希腊人把这座城市叫孟菲斯(Memphis)。公元前三世纪时的希腊祭司曼涅托在其埃及史中声称孟菲斯城是一位神秘国王美尼斯建造的,今天埃及古物学家普遍认为美尼斯就是古埃及第一王朝建立者那尔迈。

  如图2,根据孟菲斯城的最古老象形文字,这应是“亳”字最古老的原型。即“亳”的甲骨文字形的上面部分对应权杖,下面部分对应城墙。笔者在《夏朝地图》一文中把孟菲斯几个象形符号对应甲骨文“亳”,虽也存在相似性,或可能是出现了一次误判【10】。

  根据《竹书纪年》记载,帝喾始于亳:“帝(喾)即位,居亳。”传说帝喾迁都于亳,能使得人民免于洪水之患,一旦洪水暴发,人民可以快速转移到山上;建都于亳,还便于将军队迅速投放到前线战场。笔者判断双隼鹰(Double Falcon)就是帝喾【9,11】,他被埃及古物学家们认为是涅伽达III时期的下埃及的一位统治者【12】。古埃及的最早统一可能在蝎子王时期就已经完成。蝎子王就是黄帝【9,11】,帝喾是黄帝的曾孙,又是商人和周人的最近共同祖先。

  从埃及地形上看,孟菲斯城两边地势相对较高,两山呈锁钥之势,可以减缓上游洪水,同时下埃及三角洲地形开阔便于泄洪,一旦尼罗河水爆发,可以让人民有更多时间可以快速转移到附近山上。此地面向开阔的尼罗河三角洲,确实也便于投放军队到迦南和利比亚战场,以及用来下埃及的反叛者。这些理由与帝喾迁都于亳的理由可以完全一致。

  双隼鹰就是帝喾,孟非斯城就是亳。尧为帝喾之子。中国记载与西奈半岛铭文相互佐证,可以证实孟菲斯也就是亳确实是在帝喾时期建的。此时埃及国王拥有强大的统治力,考古发现的许多陶器和墓葬物品表面上刻有国王的名字。地中海东部的迦南地区可能也已成为前王朝时期的一个殖民定居点或贸易集散地,因为在这里也发现了很多前王朝时期的考古证据。

  尧舜禹是中国家喻户晓的上古国王。他们三人正是古埃及前王朝时期的三位国王,分别是Iry-Hor、Ka和Narmer。在维基百科埃及法老列表网页中,在Iry-Hor法老之下,列出的是鳄鱼(Crocodile)【1】。在英国的“数字埃及”网站则把鳄鱼列在了埃瑞-荷之前【14】,他也是该网站列出的古埃及最早的一位国王名字。根据文字对比,可以确认鳄鱼就是挚,他是帝喾的长子。

  《史记》记载:“帝喾娶陈锋氏女,生放勋。娶娵訾(j z)氏女,生挚。帝喾崩,而挚代立。帝挚立,不善(崩),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帝挚当政9年,建都地仍为亳。帝挚在位时,十五岁的弟弟放勋辅佐帝挚。帝挚封放勋尧于唐,称唐尧。后挚为政不善,诸侯或废之,而推尊其弟唐尧为天子。

  德国考古学家德雷尔(Gunter Dreyer)认为下埃及塔尔汗414墓出土的印章证明鳄鱼是一个真正的国王,德雷尔认为他应该与埃瑞-荷(Iry-Hor)、卡( Ka)和那尔迈(Narmer)这几位国王同时代,并且在他们之前不久。但是鳄鱼的墓在阿拜多斯没有被发现,因此他也可能是这些国王的对手。根据德雷尔观点,可以看出鳄鱼的地位与挚曾经的地位是非常的相似。首先他是接他父亲帝喾之位,仍然定都于亳,也就是孟菲斯,所以他的名字与他父亲名字一样多在下埃及被发现,其次他确实因为治理不善,而“禅让”于他的弟弟尧,也可以说“尧”是他的对手。尧就是Iry-Hor,他继位后可能重新把政治中心迁回上埃及,他的墓在上埃及阿拜多斯墓区被发现。

  埃及古物学家们判断Iry-Hor的继任者可能是Ka,他被认为是第一个把名字放进塞拉赫(Serekh)里面的国王。他在王宫门面上面又增加了一个庭院方框,名字就放在庭院里。他的名字就是一个双手。根据中国记载,尧禅位于舜。而舜的甲骨文字形正是一个鹰和一个双手。埃及古物学家们又认为Ka的真正读音可能是Sekhen,这个读音与“舜(shn)”读音就颇为相似了。维基百科法老列表上,在Ka之后列出的是蝎子王二世【1】,这个“国王”是埃及古物学家们根据蝎子王权杖头上的蝎子铭文判断,有些学者认为他实际上是与那尔迈为同一人。笔者则认为这是埃及古物学家们的误判,实际并不存在蝎子王二世。蝎子王权杖头上的铭文实际上是“帝黄”二字。蝎子就是“黄”字原型,花瓣加一竖棍就是“帝”字。蝎子王权杖头是那尔迈制作纪念黄帝的遗物。

  维基百科上法老列表在“蝎子王二世”之后就是第一王朝建立者那尔迈,他的名字是由鲶鱼和凿子两个符号组成,当这两个符号平行放置时,就是“鲧”字,当这两个符号垂直交叉放置时就是禹字。鲧为禹之父,埃及古物学家们可能还没有把鲧的名字从那尔迈名字中分开。在第一王朝同时期的王表上,那尔迈的名字放在第一位,他就是建立夏朝的大禹【9,11】。“大禹”的发音则源于“大鱼”。

  在西奈半岛Wadi Ameyra,也发现那尔迈的荷鲁斯名字。在一处岩壁上,刻画有好几条船,其中一条船的中间是那尔迈的荷鲁斯名字,他荷鲁斯名字中代表王宫门面的塞拉赫部分与船舱结合在一起。

  在西奈半岛Wadi Ameyra发现的铭文中,还有嫘斯霍特普和哲尔的名字。哲尔是第一王朝第三位国王,是那尔迈即大禹的孙子。对嫘斯霍特普的身份,学者们则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她是那尔迈的妻子,一种认为她可能是那尔迈的女儿【3,4】。认为嫘斯霍特普是那尔迈妻子的人又认为,嫘斯霍特普是建立第一王朝和统一埃及的一位重要人物。

  西奈半岛新的铭文显示,在哲尔名字的左后方有嫘斯霍特普的名字。学者认为这个铭文显示:嫘斯霍特普是一位摄政皇后,她在哲尔年幼时统治埃及,是最古老的女性君主。WadiAmeyra考古队长Pierre Tallet告诉记者说:“这个铭文显示她(嫘斯霍特普)不是那尔迈的妻子,而是哲尔刚开始统治时期的摄政女王。”【8】

  根据中国记载,大禹娶涂山氏女娇为妻。《吴越春秋》载:“禹三十未娶。行到涂山,恐时之暮,失其度制,乃辞云:‘吾娶也,必有应矣。’乃有白狐九尾造于禹……禹因娶涂山,谓之女娇。”相关传说还有女娇化石故事。嫘斯霍特普的名字是由两个符号组成,一个符号是献祭用的台面,表示使满意,另一个符号是系在一起的盾和两支箭,这是古埃及纺织和战争女神嫘斯的符号。这两个符号组合的意思是让嫘斯满意。对比“娇”的小篆字形与嫘斯霍特普名字特征相似,可以判断嫘斯霍特普正是中国记载的大禹妻子女娇。因此,根据中国记载,可以终结埃及古物学家们的争论,可以确认嫘斯霍特普(女娇)果真就是那尔迈(大禹)的妻子。

  埃及古物学家们认为嫘斯霍特普来自于涅伽达所在的省,那尔迈娶她的原因,是因为她是古代涅伽达皇室后裔成员。大禹三十才娶女娇,已被作为古今剩男励志偶像,也许大禹确实是在苦苦等待这位古代皇室后裔之女而成了剩男。埃及古物学家们认为,嫘斯霍特普与那尔迈的王朝婚姻,可能代表了早王朝时代的开启,年代大约在公元前3200-前3150年左右。中国学者认为涂山之会一般被认为是中国夏朝建立的标志性事件。当时涂山氏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在各方国中势力最强。皋陶为涂山氏首领,禹任命皋陶为刑官,两族结成了牢固的政治联盟,对大禹治水给予了强有力的支持。据《尚书舜典》记载:帝舜之时,禹为司空,皋陶作士,伯益为虞。禹即帝位后,皋陶、伯益迭为首辅,涂山氏成了夏后氏最倚重的力量。为了进一步获得妻族的支持,大禹便携同女娇,在涂山召开了军事会议,史书谓之涂山之会。据《左传》记载:“禹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史记》云:“夏之兴也以涂山”。正是涂山之会,确立了禹的天下共主地位。不久,大禹又指挥了对三苗(努比亚方向)的最后战争,这是一次规模较大的武力征伐,通过这些征伐活动,夏禹的王权得到了加强。

  西奈半岛Wadi Ameyra嫘斯霍特普铭文的右边是哲尔(Djer)的荷鲁斯名字,拟人化的荷鲁斯鹰正举着权杖棒打俘虏,这个造型与那尔迈调色板上的造型非常相似【17】。哲尔是第一王朝第三位国王,是第二位国王荷尔-阿哈的把儿子,他统治时间大约有41年【5】。根据Wadi Ameyra最新铭文,考古学家认为哲尔统治初期,嫘斯霍特普摄政,由此推论嫘斯霍特普是哲尔的母亲,是那尔迈的女儿。然而这种推理方式并不全是对的。比如汉朝刘彻十六岁继位的时候,是他的奶奶窦太后在掌握实权,也就是摄政,直到窦太后去世,汉武帝才真正开始掌握权力。嫘斯霍特普也就是女娇,是大禹的妻子,因此,嫘斯霍特普实际上就是哲尔的奶奶。

  夏启结束了政权交接的禅让制,开父子相传之先河。《国语·楚语上》 士宜曰: “启有五观。”韦昭注云: “启, 禹子。五观, 启子,太康昆弟也”。《竹书纪年》称“武观即五观也”。根据文字比较,可以判断哲尔的荷鲁斯名字是“五”,“五”这个符号在古埃及存在一个演变过程【10】。哲尔实际上就是启的儿子“五观”,或者叫“武观”。因此是武观继承了启的王位,而不是太康【9】。

  根据文字比较考古法,判断荷尔-阿哈的荷鲁斯名字正是“启”,他是那尔迈即大禹的儿子。启的夫人叫眷,荷尔-阿哈的皇后Benerib名字正是“眷”字。继承哲尔王位的是他的儿子杰特(Djet),他的荷鲁斯名字是“杞”。杰特皇后是美丽奈茨(Merneith),她的名字是“缯”。《国语·周语》称:“有夏虽衰,杞、缯犹在”,这里杞和缯正是古埃及第一王朝的杰特和美丽奈茨【15】。从古埃及考古还原的大禹早期四代世系看,显然《史记》记载的夏朝国王世系和历史存在重大错误和遗漏【9】。根据文字比较考古法,把中国记载与埃及考古证据结合起来,一方面可以避免埃及古物学家猜想性质分析,一方面可以纠正中国历史记载错误。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