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中央创立八周年拍卖笔墨横姿——中国古代书画精品赏析

  在历次拍卖中,古代书画板块都有其引人注目。不同于一般的小件拍品,古代书画的收藏是高品位的收藏,属于大收藏。它是文人雅士赏玩的奢侈品,与蕴含其中的文人气息息息相关。中国历代文人雅士以尚古、摹古视为对传统笔墨研究的根本,特别在书画方面,可谓一脉相承、能人辈出。古人笔下的韵味可能今人至今都无法全部领悟和超越,其价值自然不言而喻。

  本次东京中央创立八周年拍卖庆典,古代书画佳作云集,如董其昌《行书“游善权洞”诗》,黄公望《听泉图》,王原祁《山居图》等,每一件都著录翔实,来绪明晰,罕见于市场。这些佳作分别于9月2日的【长物——中国艺术品夜场】和9月3日【中国古代书画】专场中推出,机会难得,现精选数幅,与众藏友共赏。

  《嵩龄图》爲明末文人文从简之作。文从简,字彦可,号枕烟老人,明代湖广衡山人,系籍长州(今江苏苏州)。文征明曾孙,文嘉孙,元善子。崇祯十三年(1640 年)拔贡,入清后退居林下,以书画自娱。山水画似文征明、文嘉,能传家法,笔墨简淡,略带荒率之致,然布局安详,境界空灵,气韵浑厚。亦能藏书,有“开云楼”。文氏一族修学、行事、为人,可谓是明代文人世家之典范。而此作后为澄怀堂书画所藏。

  此作用笔极其精简,画松树灵芝等,除了灵芝略有皴擦外,其他地方几乎没有皴染。构图也极其简单,留有大片空白。然而文从简所营造的画境,却不空洞,而是给人以空旷、大气的感觉。虽然是精简的画面结构,但是文从简的风格依然明显,其积染手法,尤其是松树上的描绘手法,和存世作品所见的“癖好”一致,例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文从简《郑州景物图》,构图的韵味、松树的画法几近一致,癖好分明。

  此轴题签上,见有“山本氏”、“二峰”、“二峰生平心赏”此等收藏印, 可知此乃山本悌二郎旧藏, 更添一层意义。

  王孟津善书,长袖当舞,笔走龙蛇。此作乃其现存可见最早期作品(35 岁),前近杭州有其大展,使时人熙攘,更有甚者东渡而至。可见王氏百年之后,不乏粉丝。王铎何以能成百年典范、一代之经典?因其独开生面,敢于开新而俞樾时人流风,一掌打开一个新天地,自古为后人所敬仰传颂。王铎自诩学二王,而在技法上把二王很多的技巧夸张变大,从而延伸出自己的一套笔法套路,不泥于古,善学活用。较之时人,诸如王道周、张瑞图等,俱是高手,群雄林立,而王氏以古超古,师古而开新,独得后人敬佩。在其笔下,横平竖直,气势浑雄,有直冲牛斗之意气。二王用笔重在提按,王铎一改提按而成倒立,董其昌曾云:书法之道,在提按之间。明人所谓的提按,更多的是指笔的倒和立,由于工具改变了,技法也随之改变,王铎在顺应改变之时,将技巧锻打的炉火纯青,从古人处出自家面目,标陈百代。从此巨幅的中,能见得王氏用笔的泼辣,用墨的讲究,可谓处处变化,处处精彩,因为就是他的“技术过硬”,以至于他对后世千百年的影响和学习。

  出版 : ①《中国明清书道展》展览目录,日本BSN 新潟美术馆,昭和44 年(1969 年)1 月。

  ②〈明清の书展〉,日本书艺院,大阪市立美术馆,昭和51(1976)年4 月8 日至23 日。

  眼前此轴,正是最体现董其昌浪漫书风的自作诗行书作品,且飘逸空灵,风华自足,笔划圆劲秀逸,气脉一贯,将二王的灵秀,晋唐的古朴熔爲一炉,颇具大家风范。此作乃董香光壮年精绝之作。董氏十七岁参加松江府会试,学问虽佳而字丑,时任知府衷氏以其字不佳而降之二等,自此,董氏发奋临池。董氏书自唐人而上溯晋魏,以至其书面目清秀而又别具古意。得唐人骨力而深谙魏晋风神。此作气息古雅,不入流俗,字势足得唐人法度,一笔一划足见功力。内容爲董氏自作诗,文辞颇见功力,字随意走,笔断意连,随机生法,而墨又具连绵变化,恰如其画一般,黄庭坚云杨风子:下笔便到乌丝栏。香光此作,下笔亦足到顔平原矣。整幅涨力其足,非壮年不能书。

  此轴爲宫廷裱装,轴上“怡亲王宝”、“明善堂览书画印记”属怡亲王爱新觉罗·弘晓(1722 — 1778),知此乃清怡亲王故物,怡亲王富收藏,善鉴赏,所藏精品甚多,明满当时,足见其流传清晰,脉络可寻,于艺事又可赠一分春色,聊作趣谈也。

  出版 : ①《日近清光- 明代宫廷院体绘画展》,上海龙美术馆,保利艺术博物馆,页10-11。

  出展 : ①〈日近清光-明代宫廷院体绘画展〉,上海龙美术馆,保利艺术博物馆,2014年10 月至11 月。

  此图绘岸边小景,坡石瘦劲,水草杂生,一对芦雁并俘水面,一回项啄翅,一昂首向前,神态悠然。雁自颈部以上羽皆白色,额顶有冠状羽毛,体羽灰褐圆斑,喙及尾羽为黑色,水面浮萍 点点,清波漾漾。白色的栀子花和红色的山茶花均已盛开,在繁密的绿叶掩映之下,两只黄鹂站立在茶花枝头,黑黄相间,形神毕肖。雁乃是禽中之冠,自古被视为仁、义、礼、智、信『五常具全”的灵物。而黄鹂又名黄莺,啼声悦耳动听,常喻朋友,占诗词中“两个黄鹏呜翠柳”、“夏木阴阴啭黄莺”、“隔叶黄鹂空好音”等均是对其的赞美。边文进缴承了唐宋以来工细重彩的传统,体察细微,注重物象的神态。整幅画面充满传统的富贵祥和之气。评者有“花之妖笑,乌之飞鸣,叶之蕴借,不但勾勒有笔,其用笔墨无不合宣”之说,信不枉然。

  画幅右上角竖排钤印三方,依次为:怡情动植、边氏文进、多识于草木鸟兽。此三印为边氏所常用,代表了边氏的绘画理想。明代花鸟书画多屏已较常见,此幅未见署款,仅存印鉴,或为 条屏散出,亦未可知。

  ②《董盦藏书画谱》,内藤虎、罗振玉署检,伊势专一郎解说,博文堂,昭和三年(1928),页10

  ③《域外所藏中国古画集》,〈元画中辑〉,郑振铎编,上海出版公司珂罗版,民国三十六年(1947)

  此轴黄公望(1269-1354)听泉图,曾经近现代著名实业家、收藏家董盦斋藤悦藏、阿形邦三递藏,中日流传记载明晰。此图画层峦叠峰,千岩万壑,长松杂树,纵横有序,错综多姿,画中见一位高士于茅屋听泉。构图繁而不乱,笔墨浑厚华滋。

  画题中自称“井西道人”,是其晚年别号也,黄公望多落“大痴”,其画款“井西道人”者,传世绝少,尤足珍异。内藤虎见此轴,盛赞其妙:“论画者谓黄大痴画有二种浅绛者,笔力雄拔,此听泉图,即浅绛山水,其用笔出于董北苑,而巧没痕迹者,与墨笔纤细学右丞者不同也,盖此种笔墨,大痴所创辟,虽同时高人如云林,往往未解其妙,此读画者所不可不知矣”,而长尾甲亦是难掩溢美之词“笔墨自然浑淹,不弄曲工,乱头粗服。逸韵逼人,真有老气横秋之趣”。

  此作为黄公望存世作品中少见的浅绛色山水,其结构和笔墨韵味,和现存台北故宫的清宫石渠旧藏《元黄公望层岩飞瀑》几近一致,可资参考。此作流传至东瀛时,曾为藤田家所藏,见其画匣中记录藤田家,以及藏品编号可知,藤田家所藏甚丰,然因信息曾经由博文堂,再得内藤虎和长尾甲两人的审鉴,最终成为董盦所藏。

  此轴传入东瀛,虽秘藏世家财阀府中,然学界从来没有忽视过此等佳作,从最初传入后被载入《南宗衣钵》(博文堂出版,1917年),以及收入董盦府中,其学术顾问团所出版的《董盦藏书画谱》(内藤虎、罗振玉署检,伊势专一郎解说,博文堂,1928年),更权威的学术机构更有上文提及的80年代东京大学出版《中国绘画总合图录》 ;而中国学者郑振铎、郭味渠、陈文平亦是先后编撰《域外所藏中国古画集》,《宋元明清书画家年表》、《流失海外的国宝-文字卷》,为此流传海外的作品,留下明晰的记录。

F